从出身卑微的少女到著名肖像画家低调谦逊的瑞典女画家阿玛莉亚

纵观西方美术史,从14世纪中叶的“文艺复兴三杰”直至19世纪末立体主义的毕加索,群星璀璨。但由于历史文化发展的局限,其中的女性艺术家寥若晨星。

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欧五国之一的瑞典,除却工艺美术运动的代表画家卡尔·拉森(Carl Larsson 1853—1919年)、雕塑家卡尔·米勒斯(Carl Milles 1875—1955年)、画家安德斯·佐恩(Anders Zorn 1860—1920年)在西方美术史上有着重要贡献的三位艺术家之外,瑞典美术史上也不乏冲破当时的制度藩篱,以自己对艺术的炽热情感、付出比男性更多的艰辛,从而使其作品在西方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女性艺术家。

19世纪,出生于斯德哥尔摩的阿玛莉亚·欧佛洛绪涅·林德格伦(Amalia Euphrosyne Lindegren1814年—1891年)便是瑞典美术史上为数不多的杰出女性艺术家之一。她是第一位获得奖学金去往国外进修艺术的瑞典女性,并于1856年成为瑞典皇家艺术学院的成员。她还是最先获得“Litteris et artibus”——瑞典皇家奖章的女性艺术家,此奖章专被授予对瑞典文化,特别是音乐、戏剧、艺术和文学作出重要贡献的杰出人士。

在本文中,我们将跟随这位低调谦逊、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了解她是如何从一个斯德哥尔摩卑微出身的小女孩,成长为著名的精英肖像画家。

阿玛莉亚·欧佛洛绪涅·林德格伦名字中的欧佛洛绪涅(Euphrosyne,欢乐),是希腊神话中的美惠三女神之一、欢乐女神——欧佛洛绪涅的名字,她是宙斯和欧律诺墨的女儿,为人间带来美丽与欢乐。她与姐妹阿格莱亚和塔利亚并称美惠三女神。古希腊语中“欢喜”之意的ευφροσυνα为其语源。

阿玛莉亚的身世并未如其名中的欧佛洛绪涅那般“欢乐”。 1814年,阿玛莉亚的母亲安娜·凯瑟琳娜未婚先孕,生下了女儿阿玛莉亚。单身的母亲为了维系生活,嫁给了监狱看守安德斯·林德格伦。

母女二人的安定生活没过多久,在阿玛莉亚3岁那年,母亲安娜·凯瑟琳娜·林德格伦因病撒手人寰。孤苦伶仃的阿玛莉亚被养父安德斯·林德格伦辗转送到她的生父——已故贵族本杰明·桑德斯的妻子、富有的寡妇家里生活,作为寄养在富裕家庭的贫穷母亲的女儿,在富有寡妇的养母眼中,阿玛莉亚只是她的行善对象。阿玛莉亚的童年在她懵懂的尴尬家庭关系中度过。

从小无亲无故的阿玛莉亚,幼年寄人篱下的悲伤情感根植于她的内心深处。她后来的绘画作品中,所描绘令人怜惜的小女孩那一丝忧郁的眼神,也许便是她脑海深处终生无法泯灭的深刻记忆。

虽然在情感上,阿玛莉亚没有感受到生母的慈祥关爱,但在她的成长过程中,接受了典型的中上阶层女孩的教育,包括学习法语、音乐……。尤其接触到绘画之时,由此激发了她与生俱来的艺术感知力,阿玛莉亚也以此走出至暗时刻,展望到了愿意为之终生奋斗的理想彼岸。

阿玛莉亚以铅笔、粉笔或炭条为工具,以瑞典女画家玛丽亚·克里斯蒂娜·罗尔(Maria Christina Röhl,1801年—1875年)的作品为范本,将她的所有情感投入到她的绘画创作之中,用她的作品给她的家人和朋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839年,阿玛利亚开始学习油画,在整个1840年代,阿玛利亚的艺术创作能力得到了很好的发展。1842年,28岁的她进入了一所绘画学校,成为瑞典著名女艺术家索菲亚·阿德勒斯帕雷(Sofia Adlersparre 1808年—1862年)的学生。次年,学校在画廊举办的一次绘画作品展览上,阿玛利亚的作品首次走向公众视野。

凑巧瑞典皇家美术学院雕塑家卡尔·古斯塔夫·奎恩斯特伦(Carl Gustaf Qvarnström 1810—1867年)参观展览,看到阿玛利亚的作品之后大加赞赏,希望她能够进入美术学院接受专业教育,使其艺术才能得到充分发挥。然而此时的瑞典唯一的艺术学院,并未有招收女性学生的先例。

1847年,经过奎恩斯特伦的不懈努力,林德格伦以“编外学生”的身份进入瑞典皇家美术学院。在那里,阿玛利亚学习了大约两年的时间,通过从古典雕塑的写生中来磨炼她的肖像绘画造型功力,她仍不被允许参加其他的写生课程。因为,直到1862年,女性方才有资格获准录取为学院的普通学生。

在学院,在整个教育过程中,阿玛利亚是少数几个女学生中的一员。她与30多名男性一起上课。我们从瑞典皇家美术学院的埃利亚斯·马丁(Elias Martin)于1782年创作的一幅画中可以了解到当时的美术学院确是一个男性主导的环境。

在瑞典皇家美术学院学习期间,阿玛利亚通常会在她的画作上签名。这在当时,大多数女性艺术家都被列为“匿名作者”的社会环境下,确实是一个勇敢的举动。

1850年,基于阿玛利亚刻苦钻研的独立艺术家精神及其在绘画上的专业成就,瑞典皇家美术学院为她颁发了出国游学的奖学金,由此阿玛利亚成为获得奖学金前往国外游学的第一位瑞典女性。虽然她在获得该奖学金时已经36岁,但因为她是一名未婚女性,根据瑞典法律,她仍被视为无法处理自己事务的“未成年人”,需要有人陪伴方能获准她的游学之旅。

这次游学之旅,阿玛利亚首先去往艺术之都法国巴黎,先后跟随法国肖像画家、美术教育家莱昂·科涅(Léon Cogniet,1794年—1880年)、法国浪漫主义风格画家安热·蒂西耶(Ange Tissier,1814年—1876年)学习。在那里,开阔了视野的她拓展了自己的艺术创作范围,创作了一批描绘普通法国人日常生活场景的油画作品。

1853年,瑞典的主要报纸媒体对阿玛利亚的艺术求学之路及其作品作了相关报道,当时的评论家称赞其作品为 “如同男性艺术家的作品”。

阿玛利亚还在德国度过了一段时间。在慕尼黑,她加入了一个以历史题材绘画为特色的艺术家团体,在杜塞尔多夫,她参与了当地一个对描绘民俗和民族服饰有着共同爱好的艺术家团体。

创作艺术作品是奖学金对学业要求的重要组成部分。阿玛利亚写信给美术学院,告诉他们她于1854年在慕尼黑完成了一幅“穿着土耳其服饰的男人肖像”的画作。

在这幅画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带孩子的女人的肖像,而是意大利平民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这幅作品现收藏于瑞典国家博物馆。

1856年,已在艺术上有所成就的阿玛利亚返回瑞典,受到了学院派们的专业认可,成为皇家艺术学院正式会员。她在斯德哥尔摩租了一间工作室,继续过着独处的生活。她努力创作,逐渐确立了自己精英肖像画家的身份,她的作品入选1856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

除了肖像之外,阿玛利亚还时常用生活中的细微场景来描绘感伤的画作。1857年,阿玛利亚前往她母亲的家乡达拉纳(Dalarna)采风,受到当地传统民俗的启发,创作了多幅表现农民生活题材的作品。

她在达拉纳的采风之旅,勾起了她童年的回忆,以悲伤的小女孩为主题的感伤风格画作,是她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童年记忆。

她的画作《宝贝的最后时刻》Lillans Sista Bädd于1858年成为当时瑞典最著名的画作之一——它展示了一个农民的小屋,一个家庭在摇篮里哀悼他们逝去的婴儿。

在专业上不断精进的阿玛利亚,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1859 年,阿玛利亚受皇室委托为国王卡尔十五世和王后洛维萨绘制肖像。1865年,她还为国王的嫂子索菲亚绘制了一幅肖像。

1860年代,阿玛利亚在艺术上的成功使得致力于女性接受教育观点的支持者得到极大鼓舞,也成为最终让女性能够进入大学接受教育的有力论据。

由于阿玛利亚选择的创作题材具有广泛的吸引力,她的作品被制作成蚀版画大量复制。这些肖像画作在报纸和杂志上被转载,使其名骚一时。

阿玛利亚的多幅作品于1862年在伦敦、1865年在都柏林、1867年在巴黎、1873 年在维也纳。甚至横渡大西洋,于1876 年在费城、1893 年在芝加哥展出。

1891年12月27日,阿马利亚·林德格伦在斯德哥尔摩去世,享年77岁。

阿马利亚·林德格伦是一个性格内向、深藏若虚的女性。她终身未婚,过着静怡的退休生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刻苦钻研,在自己艺术创作上的追求,从未止步。这使她成为那个时代最受大众欢迎的女艺术家……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