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报记者直击伦敦骚乱 华人努力黑人冲动

8月9日,在英国利物浦,一名闹事者走过一个着火的路障。英国发生的骚乱不仅在伦敦市内多个地区蔓延,而且向伯明翰和利物浦等城市扩散。经历连续三晚的街头骚乱后,英国警方大幅加强伦敦警力。

早上六点打开电视,BBC新闻频道不停地在直播“伦敦骚乱”。看新闻,整个骚乱从北部已经蔓延到了伦敦的四周。BBC的记者从各个事发地点传送了打砸、火烧现场,看到电视中的熊熊大火。

突然,一个画面抓住了我。温布利大球场那标志性的拱门出现,远端浓烟滚滚。这并不是黑夜的画面。从记者所住的Premier酒店步行到温布利大球场只需5分钟。远端的浓烟看来离记者并不遥远。

经查,那浓烟来自伊灵地区,离温布利只有4.2英里的车程。记者决定前往事发现场。

吃过早餐,记者在温布利球馆采访羽毛球锦标赛时,遇到了BBC英伦网华人湖北小伙子陈庄。陈庄说,伊灵的确发生了骚乱,并且伊灵的地铁站已经封闭。

“都是一些黑人小伙子干的事情。其实英国政府对黑人的政策比对华人的政策优惠多了,但是我们华人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更好的生活。黑人反倒比较冲动。”陈庄说。他还强调,因为电视不停地在播报,人为地也让人感觉到骚乱升级,“肯定有,应该很快就平息。”

打开电脑,马上通过QQ与家住伦敦大桥附近的朋友吕玲联系。吕玲在英国本地学医,后来留在了伦敦,并且嫁给了一位英国人。她本人在英国卫生部上班。记者发现她将QQ签名改为“英国,烧商店的到处都是,我们的商店也被抢了,气愤!”于是马上与她联系。她告诉记者,她丈夫在伦敦六区克罗伊顿开了一商店,主要经营电器与浴器,“今天凌晨已经被砸了,很多商品也被偷走了。”

她抱怨道,“政府处理不当。现在英国贫富差距大,失业率高。英国政府把太多的黑人移民到这里,是骚乱的主要原因。”

记者要求去其商店所在地采访。她说那里不通地铁,交通很不方便,现在很乱,安全得不到保障,“我丈夫也正在处理这事,可能没有时间接待。”

记者于是决定去伊灵看个究竟,她要求记者注意安全,“刚接到政府通知,商店要早关门,今天晚上他们(骚乱分子)还要大动。”

令记者想不到的是,吕玲并没有因此事受到太多的情绪影响,还准备在周末与丈夫一同到温布利球馆看羽毛的决赛,并叮嘱记者一定要给她留上两张球票。

当地时间下午四点,记者采访完羽毛球比赛后离开温布利球馆。走到街道上,发现温布利附近也有了很多的警察与警车。很晚才打烊的“你好中餐馆”居然已经关门大吉。更奇怪的,连温布利地区第二大LIDA超市也关门。

来到酒店,手臂戴着袖标的黑人大个身着黑色正装,把守在酒店大门口。酒店方面也开始把安保放在首位了。

为防止更大的损失,记者只带上了护照和几十英镑来到了温布利公园站登上了大都市地铁线。在雷尼尔斯转乘由北向南的皮卡德利地铁线在伊灵卡蒙站下车。出站后,四五辆警车在大街上呼啸,公交车站也停着警车和警察。街市一些按理正在开放的餐馆也早早放弃了生意打烊。

不过,这里并没有明显被打砸过的痕迹。于是记者登上了207路公交车。身旁坐的一位男子看到记者手上的《伦敦标准晚报》后主动攀谈起来。他问记者是不是来自中国,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告诉记者曾去过广州。得悉记者就是来自广州,他主动交代娶了一个成都媳妇。无巧不成书,记者也是成都女婿。他听后大吃一惊,立即说:“我叫JEAN!”并互留手机号。得知我要去伊灵骚乱现场,他马上给我指点迷津,“下一站下车步行一分钟右转,那就是伊灵百老汇,昨晚的骚乱就在那里,所有的店铺都被毁了。现在有不少警察在,你的安全不会有问题,但是你一定要在八点前撤离,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公交车站就有六位年纪大约在16岁左右的黑人小伙聚在一起,眼神在溜转。拿出的相机马上又放在背包,生怕引来不测。远远望去,伊灵百老汇地铁站有两位警察在盘查一位年轻的白人男子,顿时又吃了定心丸。

按照JEAN指点的路线,记者居然没有发现任何骚乱后的痕迹。记者把街道从头到尾,没有发现地面污垢,墙体也不见打砸后满目疮痍。记者甚至怀疑是不是当地媒体夸大其词。

记者终于在街边一张A4贴纸上发现了原委。上面写着“刘易斯药店”下午2时停止营业的告示。告示是贴在一个复合木板上,走近一看,原来商店橱窗被砸后用复合木板贴上了,整个街道商店的橱窗都这样处理过了,如果不是认真观察,再也找不到骚乱的痕迹。

于是记者再从头到尾寻踪。从街道还尚存的一些商店的招牌来看,此街以经营餐饮为主,不过没有发现有中国餐馆。而一家名为“肥仔泰国餐厅”的牌子尤为显眼。一家比萨店也因此歇业了。惟一还在营业着的是一家士多店。记者发现原来该店有铁门,骚乱时关门,也就避免被砸被抢。

一位黑人刚将一间店铺关上,记者马上过来问情况。岂知他怒气顿升,“你,你要干什么!”记者马上摆手,“没事!”路人已经投来异样的目光。

记者并不敢明目张胆地拍摄。不少行人也匆匆用手机拍照几张就离开现场。有一位男子还偷偷地用手机拍摄一视频,左顾右盼,生怕骚乱分子袭来。

此时一群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们或手拿铲子,或拿着扫帚,行色匆匆。一位电视记者一直紧跟着一位手拿铲子的男子,边走边进行访谈。这一群人在现场走得很是拉风。

一位市民告诉记者,他们是社工,在骚乱后,他们主动出来清理了现场,所以行人才很难发现就在十来个小时前,这里已经发生过一场大的骚乱,升起过黑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